抹茶芝士欧包

守言而知礼,守行而知雅。

苏越·初次情动

第壹章

昨日同陵端下山帮助农户人家,累了夜里便也睡得极其安稳。可是清晨这会儿,却是被热气弄得睡不着了。他微蹙着眉,睫毛轻颤,似是不愿醒来的样子。
但喷洒在脖颈处炙热的呼吸,让陵越的睡意慢慢消散。他缓缓睁开眼睛,不复往日在师弟面前严肃的大师兄形象,呆呆的盯着床帏,似是没睡醒一般。

「师兄…」一声呢喃让陵越猛然一惊,而后才想起昨日回来时,屠苏已宿在自己床榻上。想到屠苏,陵越的心又是一提。

莫不是屠苏发热了?

自己这个师弟总不会照顾自己,每每让他自己多注意些,他便以「有师兄照顾就够了」为由,继续对自己的事不甚在意。想着屠苏,陵越叹了口气。近日他似乎一直避着自己,每当自己与他独处时,便寻着理由躲开。

兴许是长大了,更愿意自己待着罢。陵越这么想着,觉得欣慰,心里却生出一丝惆怅与不舍。未深究自己莫名的情绪,他只当一把手照顾的师弟长大了,自己舍不得。

「师兄…好难受」屠苏又是一声,陵越急忙回神,仔细查看他有哪里不适。手探了探额头,不是发热,那是哪里不舒服?

陵越正疑惑着,而屠苏感觉到陵越手上的丝丝凉意,觉着舒服,便又向陵越靠近了些。这一靠近,陵越便知屠苏是哪里不舒服。他将手扶在师弟肩膀,轻微摇晃。

「屠苏」他面露尴尬之色,大腿被屠苏身下那处抵着,似是灼烧一般,「屠苏…醒醒」

屠苏发出一声轻哼,缓缓睁开眼睛。

「屠苏,你身上这般燥热…」陵越顿了顿,「我教你如何把这股热气泄出。」

屠苏眼睛直直的盯着陵越,半晌才道「好」

陵越手心凝满汗珠,他其实也不知这事到底如何做,大抵也就是——
「你且打坐,平心静气,吐纳均匀…」

「师兄」屠苏听到陵越的话,将信将疑的问道,「真的是这样吗?」

陵越被屠苏这么一问,本就不太确定的心又起疑了。

「我也不大清楚…」陵越看屠苏被这热气折腾得难受,心一急问道「屠苏你知道吗?」问完后陵越便懊恼不已,若是屠苏知道,还用自己教?

「师兄,我上次误读了一本书。上面写着缓解热气,要将手放在身下这物…上下抚摸」屠苏似是被陵越的话提醒了一般,倒真说出解决方法。陵越闻言,一愣。

「那你便自己…试一试。我去你房间寻身衣物给你。」

「可是我不会」屠苏略带委屈的说道,双目直盯着陵越。

陵越看了看屠苏额头上的汗珠,又见他忍受这热气难受的模样。心下倒是软了三分。

「师兄,帮我」屠苏这一声,是真真确确让陵越态度软了下来。

评论(4)
热度(37)

© 抹茶芝士欧包 | Powered by LOFTER